当前位置:晨报网 > 火神山“摆渡人”:开电动三轮车等候下夜班的工人

火神山“摆渡人”:开电动三轮车等候下夜班的工人

  火神山“摆渡人”  1月30日,武汉火神山医院建设工地附近,庞益兵开着电动三轮车,牌子上是他亲手写的标语,“中国加油、武汉加油、火神山加油”。

  火神山“摆渡人”

  1月30日,武汉火神山医院建设工地附近,庞益兵开着电动三轮车,牌子上是他亲手写的标语,“中国加油、武汉加油、火神山加油”。

1月30日,完成了工程任务的队员搭乘庞益兵的电动三轮车前往停车点。

等人间隙,庞益兵急忙吃了两口盒饭。

庞益兵寻找下班的工人为他们免费提供摆渡。

从早到晚,庞益兵在工地与停车点间往返百余次。

  1月31日早上,武汉火神山医院工地外,武汉市民庞益兵开着电动三轮车,等候下夜班的工人。

  “上车吗?免费的。”这是庞益兵与工人仅有的交流。工地旁的知音湖大道是一条笔直的大路,货车往来频繁,庞益兵不敢分心,话也说不上几句。

  庞益兵是土生土长的武汉人,目睹了疫情从沉默到暴发,希望为生病的家乡做点什么。1月29日,他意外地见到繁忙的火神山。

  火神山工地上,新楼一点点“生长”,热火朝天;火神山的工地外,工人们步履匆匆。从工地到停车点,近2公里距离。庞益兵心疼工人们结束工作还要拖着疲惫的身躯赶路,开出了自己平时拉菜的电动三轮,成了一名摆渡志愿者。

  庞益兵住在距离工地几公里远的地方,每天早晨七点多出门,晚上八点多到家,一天要在工地与停车点间往返百余次。“家人听说我做志愿者,百分之百支持我!”

  对这场席卷武汉的疫情,庞益兵从开始的不以为意,到害怕,到恐惧,到现在恢复信心。看到新楼盖起,看到各地专家与物资的回流,他相信武汉只是生了一场病,在多方努力下,一定能尽快痊愈。

  本版采写/新京报记者 戴轩 本版摄影/新京报记者 许星星

【编辑:陈海峰】
  • 热点文章
  • 24小时
  • 7天
  • 30天